博客首页  |  [weipingjiang201717]首页 

weipingjiang201717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weipingjiang201717  >  未分类
黄奇帆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66163

 

黄奇帆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姜维平

2017225日,倍受媒体关注的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已由上级组织任命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支持他的嫡系,撰文声称他已平安着陆,可以安度晚年;反对他的人联想白恩培等人的下场,预示其刚进入中纪委“回头看”的视线,他离秦城监狱越来越近。在笔者看来,黄奇帆的政治结局,不是由一朝一夕完成,而是多年来贪腐和枉法累积而就,虽然,他自己及其家人,已暴露出涉嫌犯罪的狐狸尾巴,但因其用赃款买通中南海的一些江姓“保护伞”,中纪委对其查处的阻力较大,一些重要线索还需要查实,一些干预还要排除,故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最终,他逃不掉被整肃的悲惨下场。

 

可靠的消息来源称,除了以前我所披露的,黄奇帆的儿子黄某,曾利用其父的影响力,插手重钢海外业务,致使重钢连年亏损之外,近期随着中纪委巡视组“回头看”,得到的一些新的证据,疑似黄奇帆的儿子,还巧妙地用足黄奇帆任重庆市领导的权势,以海外投资为借口,操控重庆粮食集团,在巴西创建所谓的粮食加工企业,不仅吃掉巨额回扣,向海外转移不义之财,而且,使重庆这家国企分文未得,亏损多达20亿元。

 

其实,重庆粮食集团在南美巴西投资失败一事,已不是什么新闻,新华社驻里约热内庐的记者曾报道,20146月,巴西《圣保罗报》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在巴伊亚州的20亿美元计划“撂荒”》,其称,在巴西东北部地区一块荒芜的土地上,没有任何标志显示,这里将是中国对南美洲最雄心勃勃农业投资计划的中心。2011年,中国的重庆粮油集团宣布,将在巴伊亚州西部的巴雷拉斯(Barreiras)兴建一家大豆碾压厂、一个大型仓储区,以及一条铁路以便将粮食出口至中国。该计划总共价值20亿美元。然而到现在,企业仅平整出了一块100公顷面积的土地,以便将来某一天,将公司的驻地设在那里。由于计划仍在等待当中,荒草与荆棘又重新从光洁的土地生长出来。在我看来,这等于声称,重庆粮食集团的这笔20亿的人民血汗钱打了水漂。

 

以上由中共官媒操控的舆论,只是转述这一投资的结果,没有进一步指出责任在何人,但依据当时的状况,对一个农业为主,贫困人口云集的直辖市来说,支出20亿不是小数目,而且没有正当的理由,重庆本身就有广阔的山地,自家的农业都搞不好,何必舍近求远呢?但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市长黄奇帆,如鱼得水,情投意合,别有打算,薄熙来需要黄奇帆这样的“老油子”抓业务,以便他集中精力“唱红打黑”往上爬,也深知黄奇帆贪财,他的儿子在海外做生意,要拉拢他,必得给他一些“大蛋糕”,而黄奇帆也心知肚明:要叫马儿跑,不能不吃草。虽是“六朝元老”,终有离职的一天,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黄家父子要狠狠地捞一把。这正是黄奇帆跟着薄熙来拼命干的原因。

 

于是,黄奇帆先是支持他的嫡系胡君烈,大举整合了重庆原本分散经营的300多家粮食企业,由多家竞争,为一家独揽,并定性为“长江上游地区最大的粮食产业化龙头企业”,而黄奇帆又一手掌控重庆国资委,他指示胡君烈耍尽花招,用支付低廉的价格,欺骗5500名职工,让他们买断工龄,实际上要无情地抛掉养人的包袱,以便创造企业减员增效的奇迹,一方面,薄熙来,黄奇帆利用专政工具,打压进京上访的粮食集团的下岗职工,逼他们自谋生路;一方面,暗中操控粮食集团的领导,与黄奇帆的儿子勾结,跑巴西,找项目,出国考察,游山玩水,贪腐受贿,他们认为,在海外置业,拿取巴西经纪的回扣,离重庆距离远,人不知,鬼不觉,而且,名目冠冕堂皇,无怪乎《重庆日报》曾以大篇幅报导此事,其称,重庆粮食集团在巴西建立了一个集大豆加工,仓储,物流等基础建设为一体的大豆全产业链食品工业园区,这是海外投资的典范,黄奇帆既得到钱财,又骗取了政绩名声,真是一举两得。

 

201111月,重庆粮食集团董事长胡君烈在接受《中国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与巴西的农场主一起成立优质大豆基地一直是他们在巴西市场拓展业务的主要战略,还声称一期投资一亿美元,先建150万吨的大豆压榨厂,二期要建年产20万吨的大豆精练厂,30万吨的生物柴油加工厂和大豆卵磷脂加工厂等,总之,要投58亿元在巴西种植20万公顷的大豆,每年产60万吨,这将是中国在海外最大的食用油基地,但是,至今已投20亿,巴西人看到的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土地,胡君烈画了一个骗人的大饼,香喷喷的,但是虚拟的,只有一个秘密是真的,他没讲,据消息人士称,买这片土地穿针引线的经纪人是黄奇帆的儿子,按国际惯例,他有25%的回扣佣金,20亿的佣金是一笔巨款,它进了谁的腰包,胡君烈和黄奇帆的儿子心里知道。

 

巴西的媒体不了解中国官场和商场的“猫腻”,而胡君烈20139月已回重庆退休养老,记者只有这样说:似乎,巴西臭名昭著的官僚主义、该国经济的不振,以及对中国对于土地渴望的极度不信任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块土地仍然空无一物。巴伊亚州政府表示,重庆粮油的计划还在前进当中,尽管很慢。该州农业厅发言人阿尔维斯说:“正在履行官僚程序。”他还表示,工厂需要市级政府的批准,如拿到环保许可证。它在当地的子公司、即格林天地公司(UniversoVerde)的代表,在多次接受采访时拒绝回答问题。有人怀疑,所谓的代表与黄奇帆的儿子关系密切。

 

那么,除了贪腐,薄熙来支持这一荒唐的项目,也许还有更宏大的政治目标,因为当时薄熙来坚信自己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英明领袖,因此,巴西媒体说,泛美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是一家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咨询公司。该公司负责中国与拉美业务负责人玛格丽特·米尔斯(MargaretMyers)怀疑,上述项目被延误可能还有官僚主义之外的原因。据巴西媒体说,重庆粮油不仅仅计划建立一家粮食综合加工企业,还包括大规模收购周边土地的企图。米尔斯也认为,它的计划是广泛的,包括“持有土地”。2010年,巴西政府对外国人持有土地实施了改革,而这个时间,正值重庆粮油计划的谈判进入到细节。政府官员私下表示,新法律主要就是针对中国。 因此。笔者认为,“老狐狸”黄奇帆把薄熙来也耍了,他的儿子和胡烈君,经常去巴西,不可能不知道当地的情况,之所以故意用公款打水漂,是为了自己赚钱。现在,反腐打虎进入深水区,黄奇帆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多年吃进肚子里的肥肉该吐出来了。

201732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33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作者博客: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